迈赫迪军领袖萨德尔:正面击败美军美国媒体:2006年最危险的人

2022-09-18 02:47 分类:w66利来 来源:admin

  原标题:迈赫迪军领袖萨德尔:正面击败美军,美国媒体:2006年最危险的人

  2003年3月20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联军空袭巴格达,伊拉克战争正式打响。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萨达姆跑路,伊拉克政府军放弃抵抗,联军轻松拿下首都巴格达。

  三年后,一个亲美的伊拉克政权被扶持了起来。这个政权采用全新的政治体制,仿效西方的代议制与联邦制。

  在这个框架下,伊拉克由过去的总统制改为议会制。由过去的逊尼派一家独大,转变为什叶派、逊尼派、库尔德人三股力量共同分享国家大权。

  2013年4月本应该是一个值得庆祝的年月,是萨达姆倒台的10周年。但在这个月里,因教派冲突而死的平民超过700人,成为五年以来最黑暗的一个月。

  2003年,美国人实现了他们的军事目的,可之后十年里又有17万伊拉克人死于乱政,可见,“新伊拉克”与原先的愿景完全不同。

  在这个群雄逐鹿的时代,一个名叫穆克塔达•萨德尔的男人扛起了从萨达姆手中倒下的反美大旗,组建民兵,沿着武装斗争的路线继续前行。

  起初,他打了几场胜战,让美国人尝尽了苦头,但最终还是失败了,萨德尔和他的追随者只能另寻出路。

  15年后,伊拉克国民议会公布选举结果,一支名为“行走者联盟”的多党派联合团体杀出重围,在大选中获胜。

  那么,萨德尔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作为一位反美先锋,为什么会在亲美的伊拉克当朝异军突起,最后又从武装斗争转变到议会斗争?

  伊拉克是一个传统的国家,全国的拜火教徒和基督徒等非穆群体不到百分之三。这九成七的,又可以分为六成五的什叶派和三成五的逊尼派。

  萨德尔的父亲阿亚图拉是一位很有号召力的什叶派领袖,萨德尔城就是以他命名的。

  可萨达姆在位的时候,什叶派遭到打压。1999年,老萨德尔因反对萨达姆而遭到暗杀,其他什叶派人物也因恐惧萨达姆而逃亡到伊朗等国。

  老萨德尔事件在伊拉克太出名了,以至于美国人在2003年打进来的时候,多数伊拉克人选择的不是抵抗,而是中立。

  当时,伊拉克最有影响力的什叶派领袖是大阿亚图拉•西斯塔尼,他甚至呼吁教门子弟不要帮助美国佬,也不要阻挡他们,眼睁睁看着萨达姆灭亡就完事了。

  父亲被杀后,他没有逃离伊拉克,而是留在国内街头继续成长。他没有流亡派的高贵感,而是以满嘴方言的形象出现在大众面前,与底层平民站在一起。

  2003年7月,伊拉克一片大乱,萨德尔没有像精英派那样坐享其成,与美国人妥协组建新政府。而是另立山头,把自己的追随者武装起来,组建迈赫迪民兵,抵抗美国人的入侵。

  大争胜于小争,所以他呼吁伊拉克人要以国族认同为重,放下两派之争,共同对抗美国人,并与同宗同门但心怀鬼胎的伊朗人保持距离。

  2004年,由什叶派底层民众组成的迈赫迪军向美军发起反攻,3000兵马夺取了萨德尔城和伊拉克南部各省首府,并将圣城纳杰夫与卡尔巴拉的寺纳入囊中。

  美国人训练的伊拉克国家安全部队在迈赫迪军面前溃不成军,美军不得不亲自下场。小布什总统甚至说过,要不惜一切代价让萨德尔出局。

  鉴于过渡政府总理贾法里在冲突中表现出软弱无为的态度,所以美国人就把他罢黜掉了,转而扶持强硬派努里•马利基上台。

  在美国的帮助下,努里•马利基加强了对军队的掌控,亲自钦点高级将领,并规定最精锐的特种部队直接受命于他。

  2007年,在迈赫迪军的武力压迫下,英军被迫撤离南部重镇巴士拉,萨德尔接手该地。

  但截至此时,马利基上任后一直忙于清剿基地组织余孽和逊尼派民兵,还没有与同宗同门的什叶派民兵交手过。

  可正当这时,电视台突然播报了一段紧急新闻:马利基宣布迈赫迪军为叛匪,并要将他们一个个送上天。

  这一天,马利基接见了西方联军最高司令官彼得雷乌斯将军,告知他自己将亲率安全部队前往巴士拉。

  将军以为马利基疯了,赶紧提醒他:“攻打巴士拉之前至少要进行六个月的缜密部署。兵者,江山社稷大事,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总理阁下,请慎重。”

  马利基坚定地回应道:“谢谢美国的好意,但我这就去,你们就待在巴格达别动。我除了空输物资不需要别的。”

  得知马利基要御驾亲征,萨德尔当即警告他马上滚回去。但马利基的人马早已抵达巴士拉城下,这场什叶派底层与上层之间的内战不可避免地爆发了。

  第一回合,萨德尔占据优势,凭借老练的巷战经验很快就击退了伊拉克安全部队。

  与此同时,彼得雷乌斯将军和美国大使焦急地挤在办公室里给马利基打电话:“总理阁下,你现在大势已去,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在失去所有军队之前赶紧逃命。”

  毕竟伊拉克伪军是美国人一把屎一把尿带大的,如果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被迈赫迪军给团灭了,那一直以来的努力不就全部木大了吗?

  将军正纠结是否要为行事如此鲁莽的男人收拾残局,小布什却说:“将军,你现在就带人去巴士拉。你的任务不是把他救出来,而是带足人马确保他打赢萨德尔!”

  有了总统的授意,F18战斗机、阿帕奇武装直升机、无人机倾巢出动。美军使用祖传打法,对迈赫迪军发动猛烈的攻击。

  被围困多日的马利基喜迎美国爸爸,依靠外援掌握了巴士拉,并以王者的姿态对萨德尔下达最后通牒:

  萨德尔心想,还有这等好事?就凭我过去天天给朝廷制造麻烦,现在还能容许我参选?

  2008年3月31日,萨德尔下令禁止迈赫迪军带枪上街,也不许袭击政府人员或擅杀百姓,违者将被逐出教门。

  萨德尔解释说,我这样命令自己的部下,不是因为我输了怂了,而是为了伊拉克的团结……是为了大局着想,马利基这人能处!

  马利基也给了萨德尔一个台阶下,说:我这次行动并不是想针对哪一股政治势力,主要是想打击猖獗于巴士拉的犯罪团伙。

  不久之后,萨德尔宣布永久停火,迈赫迪军也就此解散了。据悉,这场冲突一共造成了300人死亡,马利基这边损失的政府军大部分是逊尼派出身的。

  自此,萨德尔改走议会路线,成立和平卫士团。他打造大善人的人设,在民间不断给自己增加人气,意图靠选举起势。

  他以服务过前朝政府为由,到处剥夺候选人资格。路遇抗议者就血腥,再给他们安一个的罪名。

  萨德尔一看,这货简直是萨达姆第二啊,万一哪天重蹈父亲的覆辙被暗杀了咋办?我还得赶紧溜了。

  2011年,奥巴马表示要在年底让美国常规部队从伊拉克彻底撤军,只留下部分空军教官和情报人员。

  于是,萨德尔一回国就抢尽了风头,搞得好像美国人是被他逼走的一样。他算准了美国佬必走,于是又说了一句:

  2014年是伊拉克风起云涌的一年。这一年,恐怖组织isis崛起,并迅速席卷北部各省。前去迎战的伊拉克安全部队一路败退,史称“伊拉克北部内战”。

  国内两派以及西方各界普遍认为,伊拉克国军之所以表现得这么落魄,跟马利基多年来的腐败治国脱不了干系。

  同一年,萨德尔组建了一支跨越宗教派别的政治团体——行走者联盟。他在政治上杜绝腐败,在民生上心系底层百姓,在军事上支持政府打击。

  2018年5月17日,伊拉克国民议会大选召开。行走者联盟一举击败法塔赫联盟以及现任总理阿巴尼领导的胜利联盟,成为议会多数党团。

  按照伊拉克宪法,议会多数党团有权提名总理。但萨德尔表示自己不会出任总理,其本人也没有竞选议员。

  至于萨德尔胜选,是否能让伊拉克朝着改革与繁荣的沧桑正道努力,还得让我们拭目以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